首页 小说排行 书本分类 完本小说 用户中心
首页 话本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雪山神锋传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恋恋不舍

雪山神锋传 第五百九十六章 恋恋不舍

作者:惊寒一夏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1-05-04 18:19:13

裴书白看清七彩符咒上的四个字,心下便是一喜,旋即道:“宁儿,看来找到“那棵树”的位置了。”顾宁和石头听完,精神为之一振,却见裴书白并没伸手破除符咒。石头当即道:“书白,你快把那符咒撕了!”

裴书白嗯了一声,却没有贸然伸手,而是瞧向另外一边的坑壁,果然在同样高度的地方,也以后一个凹陷处,那里也有彩光泛出,于是便用手一指,口中道:“宁儿,你去那里瞧瞧。”顾宁点头应允,踏空而上,临近凹陷处也停下身形:“书白!我瞧见了,瞧见你说的“镜花水月”了!”

言罢顾宁一双眼瞧着裴书白,在裴书白没说可以动符咒之前,顾宁也不会贸然伸手。

石头在底下朗声道:“书白,宁儿,到底有多少啊!”

裴书白转头瞧着,不放过任何一处凹陷,一边看一边道:“应是一整面,并不会是一条线那么简单,四周都瞧一番,说不定还有。”

石头叹气道:“这老道士忒厉害,他被蛛网盖下来时,还没有这鬼打墙,也没见他怎么动弹,何时埋下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符咒?”

裴书白没有理会石头的抱怨,而是细细扫过同样高度的坑壁,最终瞧见了六处,顾宁也从另外一边筛了一次,算上裴书白和自己身旁的两处镜花水月符咒,这坑壁之上的确是六张,这六张符咒互为关联,七彩真气在六张符咒之间来回流转,形成了一张肉眼极为难辨的六芒星网,真气涌动之处,俨然如镜面一样,不管是裴书白本人,还是打出的无锋剑气、雪仙花、寒冰索,都在触及镜面之时折返而下,便成了那种奇怪的景象。

瞧出端倪之后,裴书白便尝试着用无锋剑气去攻近身处的一张符咒,白色剑气不偏不倚打在符咒之上,却是半点痕迹也没留下,反倒是无锋剑气折返而下,打在了石头的脚边。

裴书白啧了一声:“看来要同时破坏掉才有作用。”当下也不多言,看着顾宁,用手指了三处符咒,顾宁点了点头,已然明白裴书白要做什么,只听裴书白言道:“三、二、一!”

话音刚落,裴书白十指连弹,朝着三处镜花水月符咒打出无锋剑气,这三张符咒和裴书白距离不等,但裴书白真气拿捏已十分纯熟,刻意区分开三道剑气的速度,让招式同时打中符咒,顾宁见裴书白出手,三道颜色迥异的真气也使了出来,寒冰刺、紫电束和一枚火球飞出。

石头见状连连夸赞:“书白!宁儿!这也太厉害了!”却听裴书白急道:“石头叔,护住头脸!万一不成,别让我们的招式打中了你!”

石头一听赶忙抬起手臂护住面门,不过这一次三道无锋剑气和三色功法并没有像方才一样,在镜面之上折返而下。

裴书白心中一喜,便知息松道人留下的镜花水月符咒已然破除,当下又弹出一记无锋剑气,这一道白色真气鱼贯而出,直射苍穹。

顾宁稳稳落地,拉起石头再度跃起,一只手连连挥动,半空之上一阶阶寒冰梯凝结,顾宁凌空踏雪,带着石头跃上了地面,裴书白紧跟着也跃了上去。一股微风吹来,三人都觉得神清气爽,毕竟在坑道之内又是毒雾又是天谴神罚留下的焦臭。

只是刚一落地的顾宁,还没来得及喘息,便瞧见地上趴着的尸体,顾宁瞧的清楚,正是天池堡堡主莫卓天,裴书白面朝顾宁站立,并没有第一时间瞧见莫卓天,眼见顾宁变了表情,赶忙转身观瞧,瞬间血气上涌,俯身哀道:“舅爷爷!舅爷爷!”

裴书白喊了两声,莫卓天哪能应声?此时莫卓天身上余温尚存,却是半点呼吸也没有了,顾宁生怕裴书白动怒,引动体内惊蝉珠里的六道之力外泄,赶忙上前劝慰,却见裴书白用手擦了擦眼角:“宁儿,我没事,你放心吧。”

石头先前并不认得莫卓天,听裴书白喊其舅爷爷,心下也不知此人到底和裴书白关系如何,偷偷用胳膊捅咕了一下顾宁,裴书白察觉石头的小动作,旋即道:“石头叔,他是我祖母莫向婉的亲哥哥,是我的舅爷爷,是幻沙之海天池堡的堡主,他受息松道人蛊惑,在痛苦和愧疚中活了一辈子,他曾经跟我说过,等他死后,让我把他葬在幻沙之海十二部族死去的地方,如今为了我,竟是在这里枉死!”

顾宁眼中带泪,幻沙之海一役,顾宁对裴书白这位舅爷爷很是亲近,不单单是裴书白这层关系,更是莫卓天身上发生的悲剧,让顾宁觉得莫卓天为了找寻自己的妹妹和孙女黛丝瑶,每天都要经受内心的煎熬,此番不易却还是坚持下来,光是这一点就令人钦佩不已。

石头听完道:“可咱们破解什么镜月也没花费太长的功夫,那疯道士总不能上来就把莫堡主杀了吧!你们瞧,这莫堡主的手指都被撅折了!”顾宁一听恨不得捂住石头的嘴,其实顾宁早就瞧见了莫卓天身上的伤,也知道莫堡主的死并不是息松道人所为,因为莫卓天死前一定是经过了一场大战,对方直接破了莫卓天的灵犀剑诀,而息松道人一直待在坑道里,病公子即便是早就逃出去,也不会恋战,一定想尽一切办法脱身,唯一能动手的只有灭轮回了。可是这些顾宁并没有直接提出来,倒不是想对裴书白有所隐瞒,只是莫卓天死得惨烈,不忍告诉裴书白,只求裴书白没有瞧见,可是裴书白哪里会忽略这些?

只见裴书白缓缓摇头,口中哀道:“石头叔,杀我舅爷爷的不是息松道人,而是在上面的灭轮回!”

石头心里一咯噔:“可是我瞧着她不是在两界城复活的妖女苏红木吗?”

裴书白站直了身子,看着地上死去的莫卓天,和不远处的六兽尸身,顿时一阵心痛。顾宁见裴书白模样,上前扶住了他:“书白。。。。”

裴书白摆了摆手,示意顾宁无需扶他,接着便将莫卓天和六兽的尸体一一放好,之后才对石头言道:“石头叔,苏红木已经被灭轮回用元神出窍夺舍,接下来我和宁儿要面对的不单单是息松道人了,还有六道之主灭轮回,石头叔,你听我的,在这里看好他们。不要再跟着了。”

石头哪里肯依,在他心里人死了就是死了,更何况从两界城出来之前,娘亲许娥交代过,一定要护好裴书白和公孙忆,如今公孙先生已经亡故,又怎能不跟着裴书白,让他面对危险自己躲在后头?于是便道:“书白,我不在这看着,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送死,可是我的命,我娘的命,都是你和你师父救的,不不不,两界城里头的那些兵丁、苦工,钟家的弟子都是你们救的,这个恩情我石头记在心里,殊死一战你就让我去吧!”

顾宁开口道:“石头叔,你还是....”

裴书白没等顾宁说完,接过话头道:“好,既然如此,那就跟我们一起吧,只不过你咱们先把他们送到隆贵教主那里,之后再过来吧!”

石头一听裴书白答应了自己,心中也是一喜,二话不说背起了莫卓天,找准了方向迈步便走,谁知裴书白忽然窜至石头前面,横起一掌砍在石头颈侧,石头闷哼一声昏了过去。顾宁知道裴书白这么做是为什么,也没有阻拦。

裴书白朝着石头道:“石头叔,我心里难受的紧,师父死了,道长死了,舅爷爷也死了,六兽也拼到了最后,你们都是我心里珍惜的人,不能再看着你白白送了命。”

顾宁听到这里,心中也是一紧,赶忙上前拉住了裴书白的手,一双妙目盯着裴书白,生怕对方也让自己留下。

裴书白感受到顾宁眼神中的炽热,当即笑了笑,捏了捏顾宁的脸颊:“宁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也回去的,你说过,咱们俩生死都在一起,我再赶你走,岂不是太无情了,只是....唉,只是咱们这一去,恐怕就没有命活了,你为了我丢了性命,丢了雪仙阁,我这心里过意不去。”

顾宁一颗心砰砰直跳,一张俏脸已是红透,听到裴书白这些话,顾宁心里说不上来的欢喜,更是笃定即便是刀山火海,即便是真的没了命,只要跟裴书白在一起,到哪里都是心甘情愿,顾宁抬起头来,凑近裴书白:“书白,我说过你去哪我就去哪,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吐气若兰,裴书白望着顾宁的眼睛,心中万般不舍,缓缓伸出了手,穿过了顾宁的发丝:“宁儿,你别怪我。”

顾宁微微一笑:“我怎么会.....”话音未落,顾宁便觉颈间一痛,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裴书白将顾宁缓缓放在石头身旁:“宁儿,你过得够苦了,我不能眼睁睁瞧着你跟我一起赴死,我若是还有命回来,一定向你请罪,可若是回不来,也求你能原谅。”

顾宁闭着眼睛,身子颤抖着,长睫毛上挂着泪珠。裴书白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之后便直起身来,张口道:“是雪仙阁的弟子吗?”

山道转角处,丁晓洋和陈蔚两人走了出来,方才裴书白打昏石头和顾宁,这二人看个满眼,本想着出来阻止顾宁跟着裴书白走,当看到裴书白对顾宁出手之后,也知道裴书白此举何意,耳听得裴书白言语,丁陈二人也不再藏身,走出来和裴书白打了照面。

裴书白道:“丁姐姐,宁儿你们带回去吧,你们也别等我了,赶紧带着还活着的人离开这里,回梅花涧也好,回忘川禁地也罢,走的越远越好。”

丁晓洋心中不忍:“书白,咱们一起走吧,宁儿若是醒了,她肯定会.....”

裴书白打断丁晓洋:“丁姐姐,几年前,裴家满门遭劫,若不是道长和师父救我,我早就死在雪地里了,当时四刹门追杀我,想要夺走我身上的裴家极乐图残片,师父教我武功、授我处事之道,对于我来说他就是我的父亲,他的仇我不能不报,”言及此处,裴书白低头看了看顾宁:“丁姐姐,宁儿对我的情愫,你也清楚,我不这么做她肯定要跟着我,可她和我不一样,顾念婆婆的仇要报,但是她身上不仅仅背着仇恨,还背着陆阁主的期望,背着光复雪仙阁的重任,她不能这么白白的死掉,丁姐姐,你也不用多说了,我还有些事求你们。”

丁晓洋双目湿润,看着面前的裴书白,思绪便飘回了当初在倒瓶山上,那个跟着公孙忆身后的那个少年,当初公孙忆和裴书白用松塔壳扮做毒药戏耍自己,那时的裴书白还是一个懵懂少年,时过境迁,虽说也没过几年,但裴书白早已成长起来,念及此处,丁晓洋开口道:“书白,你说吧,我一定办到。”

裴书白嗯了一声:“六兽有情有义,为了给我送信献了生命,你把他们和我舅爷爷的尸体带回去吧,告诉隆贵教主和山破叔,不要再等我了,带着剩下的人离开这里。”

丁晓洋眼泪滚落下来,心中无尽酸楚,已然说不出话来,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

裴书白又道:“晴儿若是知道我这么做,一定要闹了,你说要照顾晴儿一辈子,我只好替师父赖上了你,今后晴儿还蒙丁姐姐费心,晴儿古灵精怪,以后你多让她一些。”

丁晓洋哭了出来,点头应下。

裴书白又道:“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一定要说动他们离开这儿,至于我嘛,你让他们别担心,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若是有机会,你把我舅爷爷葬在大漠吧,若是来不及,就去裴家废墟,把他葬在那里,他生前没能找到我祖母,死后就让他兄妹俩团聚吧,至于我师父和赤云道长,就葬在倒瓶山吧。”

陈蔚看着裴书白,心中也是无尽的悲凉:等顾宁师妹醒了,我们该如何告诉她这些?

目录
设置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